余欢哥哥

一个年更的写手
画点丑画

“临——也——君——哟——”
依旧是熟悉的长音,暴戾的气息渐渐靠近,折原临也不用回头也知道走来的人是谁。“哟,小静~”带着一副中二的笑容,临也回过头,正看见一个自动贩卖机向自己飞来。轻巧地偏身一躲,贩卖机就擦着他的耳朵重重地砸在身后的墙上。“不是告诉过你不要来池袋吗!”怒气值无限增长的平和岛静雄咆哮着,同时伸手拽起身边的路牌,甩向那张光看着就恶心的脸。“讨厌,小静~你怎么还是这么粗鲁~我只是来和你打个招呼哟。”临也一闪身躲过路牌,走到静雄面前,突然敛起他的笑容,“我要离开池袋很久哦,小静不要太想我~”“哦?那么就有很长时间不用忍受死跳蚤的臭气了,请你务必走得越远越好!”“可是根据我对人类心理的研究,小静应该会想我呢~啊对了对了,小静是草履虫,才不是人类呢~”静雄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有一阵刺痛从腹部传来——不用看也知道是临也的小刀。
“死!跳!蚤!”
可惜临也早已跑得不见踪影。

“会想他?才怪!”静雄咕哝着。


自那天以后,临也似乎真的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人们之前还偶尔谈到那个突然消失的情报贩子,但这里毕竟是东京——太多的是是非非很快冲淡了折原临也存在过的痕迹。而平和岛静雄虽然在开始的一星期确实过的很轻松愉快,但当静雄连续两次讨不到债,他就意识到仅仅打飞当事人已经无法平息他内心的怒火。

“好想把死跳蚤抓起来打一顿啊啊啊!”终于有一天,静雄烦躁地坐在露西亚寿司店里,说出了心里话。“哇哇哇!静静终于忍不住想念临临了吗!?”狩泽小姐不愧是腐女一号探测器,很快就嗅到了奸情【不】,看见静雄默默捏断了手里的筷子,渡草赶快捂住狩泽的嘴把她拖走了。
“我真的…在‘想念’死跳蚤?”
————————
甘楽进入了聊天室
甘楽:午好哟米娜桑ヽ(゚∀゚)ノ
田中太郎:午好!
甘楽:听说平和岛静雄先生现在很不对劲,难道发生了什么吗( •̀∀•́ )?
田中太郎:诶…不太清楚啊,不过最近好像很狂躁,破坏公物更频繁了呢。
甘楽:"(ºДº*)好可怕!
——————
临也倚着窗台看着手机,脸上挂着那堪称经典的笑容:“哎呀呀,小静,又被我猜中了呢~都说了不要想我了嘛~果然是小静最讨厌了~”

平和岛静雄终于决定亲自去寻找死跳蚤。情报屋的门锁着,看样子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当然,对于平和岛静雄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尤其是在他听见折原临也的招牌笑声时——门嘭地一声被撞开,看见的却是一个录音机,反反复复地放着临也的变态笑声。静雄自知被耍,正打算砸了录音机再愤怒离开,却看见播放列表里的另一个文件“留给小静”。静雄不耐烦地嘀咕着“死跳蚤发什么神经”一边开始播放。……一开始是一片安静,静雄耐着性子听了五分钟,就在他快要暴走时,临也充满讥讽的声音响起:“呀,小静还在听吗?真不愧是单细胞生物啊哈哈哈哈~果然小静没了我就不行吧?呀哈哈哈……”
……
……
最后是录音机和桌子一起破碎的声音。

静雄揉了揉太阳穴,感觉很头疼。对于一个习惯于用拳头解决问题的人来说,今天已经想得太多了。不过静雄还是找到了问题的核心——必须要找到折原临也才行。于是,静雄决定先去询问新罗。
很长一段时间里,静雄都对岸谷新罗有着深深的怨念——如果新罗没有给自己介绍折原临也,说不定自己现在的生活会正常的多。但是人生不可回头,一步错则步步错。
而现在,平和岛静雄居然到岸谷新罗家里打听自己最憎恨的人的去向。
“我要扁一顿临也,你知道他在哪吗?”
“哎呀,他好像说过要去长途旅行…不过我也不是很清楚呢。”新罗顿了顿,“对了,他上个星期来过,还留了张纸条……啊,在这!”说着,岸谷新罗拿出一张折好的纸,静雄看见纸上有着拙劣的涂鸦,似乎是一个墨镜男。静雄只觉得怒火突突的上涌,正要打开,新罗却突然一拍脑袋:“啊呀,今天赛尔提说好了要和我共进烛光晚餐!我得出去了!”说着,不由分说就把静雄一起拉了出去。
· · ·
西口公园
新罗坐在摩托车后座,对静雄挥了挥手。随着一阵轰鸣,黑色摩托飞快向前驶去,不久就消失在夜色中。
平和岛静雄找了一张长椅坐下,深呼吸几口才缓缓展开纸——
yooooooooooooo小静,你现在大概已经开始找我了吧o( =•ω•= )m哎哎,既然你这么在意我,那就偷偷告诉你吧,我现在就在新宿哟,说不定我就藏在某个角落关注你~
看到这里,静雄条件反射般扭头看了看四周,却并没有那个熟悉的毛边黑外套的身影。
“临——也——老——弟——哟——”静雄烦躁的叫喊起来,夜幕下的西口公园格外安静,只有静雄的声音在回响着,惹得几个在公园散步的人回过了头,疑惑地看了看那个戴着墨镜的金发男人。
活了二十几年,静雄第一次感到一股萧瑟从脚底漫到头顶。
折原临也,你如此设计,究竟是为了什么?

那么,折原临也究竟在哪里呢?
实际上,他既没有去所谓的长途旅行,也没有待在新宿——他在池袋,以假名租了一个房间。现在的他每天观察着窗外的人类,有时也会看见那耀眼的金发——这时他便得意地笑起来。这是他人生中最伟大的计划之一,哪怕要为此付出很大代价也毫不足惜。
“哎呀,小静真不愧是单细胞生物呢~”就算平和岛静雄有着非人的力量,但毕竟敌不过折原临也的诡计多端。只要静雄继续跟着临也的线索走,很快就会迎来最美好的结局——静雄会意识到自己离不开临也,哪怕恨他入骨,也不能真正地把他杀死。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汤姆觉得很奇怪,因为静雄已经两天没有出现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甚至街头的小混混都在因为两天没有看见飞起的自动贩卖机而感到惊讶。
而此刻,静雄正待在自己的家里,自己的床上——实际上,这两天静雄都没有出门。他在思考。他试图理清自己和折原临也的关系 。
他们是敌人,是死对头,他是临也戏弄的对象,而临也则是他的出气筒。虽然看起来很“公平”,实际上,自己大多数时间都中了临也的计,像临也策划好的一样一步一步走向什么倒霉事。这次会不会也一样?
那么,怎样才能破坏临也的计划?一想到临也那种“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笑脸,静雄就觉得恶心。不过,这也说明,只要静雄做出一点意料之外的事,临也就笑不出来了吧!那么……
计划好了以后,静雄终于走出了门。理清了思绪以后的一切都变得美好起来。呼吸几口带着青草香的空气,静雄感觉心情前所未有的好…还没等他露出笑容,就深深地皱起了眉——空气中好像混杂了一点跳蚤味?看看四周,并没有跳蚤的影子。恐怕是自己太敏感了吧……
折原临也透过猫眼看见满怀警惕的静雄环顾四周后离开了,不禁舒了一口气。
“啊啊,小静的智商好像变高了呢~”
啊,没错,临也就住在静雄的对面。


今天,临也很高兴,因为他又目睹了一场静雄举着自动贩卖机追杀别人三条街的好戏。于是他就像一只标准的跳蚤一样一蹦一跳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平和岛静雄觉得很不对劲,因为这几天他总觉得家里有着若有若无的跳蚤味。明明周围根本没有跳蚤的踪迹。但是想到那张可恶的纸条,静雄也不由得怀疑临也就在自己附近。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静雄心理甚至有点喜悦——这样他就可以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然后看见死跳蚤脸上难得的惊愕。被跳蚤耍了这么多年,如果能耍他一次,也是大快人心啊!
于是静雄开始注意身边的景象并且顺利发现了端倪——自己对面的房间似乎从来没有人,至少自己出门或是回家时从没见对面的门打开过。
于是他就像狗熊一样趴在门上,透过猫眼看对面的动静。
于是他就看见了一蹦一跳的小跳蚤。
静雄脸上出现了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然后他打开了门——
“临也君哟!好久不见啊!!”
假装没看见静雄脸上狰狞的笑,临也回过头,轻快地答到:“啊呀,居然被小静发现了呢~我还想和小静再玩几天呢…咦,小静?”看到静雄半天没有动作,临也感到有点奇怪——如果是在以前,静雄早就把身边十米内的东西都砸过来了。而此刻,静雄却一动不动的站着。“没有了我,小静变迟钝了吗?哈哈哈…唔…”
吻上临也双唇的时候,平和岛静雄有些惊讶,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反感。而且,想不到常常吐出讥笑话语的唇是这么柔软呢……
没错,静雄所谓的计划就是在遇见临也的时候强吻他——在平和岛静雄的心中,没有什么比死对头突然变成情人更令人惊讶的了。
临也在被吻住的瞬间确实有了一丝惊异,然而这惊异很快就被狂喜替代了,没料到他的计划进度这么快,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算。于是他伸手搂住静雄的脖子,主动地回应起来。唇舌交融发出啧啧的水声,临也的舌头纠缠着静雄,看见静雄脸上的惊愕与羞耻,临也的眼睛愉悦地眯了起来。
看着死跳蚤的笑容,静雄疑惑地想着:自己好像…又中计了?